海龙屯最新的重大考古发掘

archaeological_significance

第一,通过发掘,对新王宫性质、年代以及建筑过程有了新的认识。新王宫实质上是一处土司衙署,它具有中轴线、大堂居中、前朝后寝等特点,与衙署的布局一致;而明代文献中亦明确称其为“衙”、“衙宇”等。

许多建筑间存在的互相叠压关系, 表明它们是同时营建起来的, 因此, 新王宫应为一次规划、一次建成的宏大筑群。从出土遗物看,嘉、万时期是其鼎盛时期,而毁弃于万历年间的大火,这与文献记载相吻合。建筑过程中,石材、砖瓦等建筑材料均就近取用。

第二,海龙囤是中国西南规模最大、保存最好、延续时间最长的土司城堡,是山地建筑的杰出典范。它“利用地形、融入地形”的建筑特点及其蕴含的深厚的军事防御理念,对中国西南同期以及后代的同类建筑产生了深远影响。

第三,海龙囤一处融保卫国家利益与维护土司家族利益于一体,集关堡山城与土司衙署于一身的土司城堡。它完整见证了我国少数民族地区政策由唐宋时期的羁縻之制到元明时期土司制度再到明清时期“改土归流”的变迁,它与抗蒙、平播等重大历史事件息息相关,甚至影响了历史的走向,因此它具有非常丰富的历史和文化信息。

第四,海龙囤的发掘为从考古学的角度深化西南土司制度和文化的研究,以及探讨中央与地方的互动关系提供了新的材料和视角,即隋唐推行羁縻之制以来,中央是如何开发、利用与管理少数民族地区的,边地又是如何逐步汉化而与华夏渐趋一体的?

海龙囤的发掘还可能因此而引发考古学界新的学术关注点,即将视线从中原的、早期的遗存更多的投向边地的、民族的、晚期的遗存中来,从而拓展考古研究的领域。

第五,海龙囤的发掘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反响,不但成功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还成功列入“大遗址”,受到了国家文物局、省、市、区各级部门的高度重视。